当营跳荡、奇兵、马军、并战锋、驻队,在营亦

日期:2019-09-30编辑作者:文学天地

经曰:军无辎重,则举动皆阙。士卒以军中为家,至於锥刀,不可有缺。

经曰: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器之於事,如影之随形,响之应声。其相须如左右手,故曰:器械不精,不可言兵;五兵不利,不可举事。上古庖牺氏之时,剡木为兵;神农氏之时,以石为兵;《尚书》砮石中矢镞;黄帝之时,以玉为兵;蚩尤之时,铄金为兵,割革为甲;始制五兵,建旗帜,树夔鼓,以佐军威。

下营法

驴,六分七千五百头,鞍络自副。

纛六面,大将军中营建,出引六军。古者,天子六军,诸侯三军。今天子一十二卫,诸侯六军,故有六纛以主之。

军志曰:止则为营,行则为阵。言营、阵同制也。法云:阵中容阵,谓队伍布列,有广狭之制。欲其回转离合,无相夺伦。营中有营,谓部分次序,有疏密之法。欲其左右救援,不相奸乱。卒有外寇侵轶,皆坚壁全备,莫得而动也。苟非规模素定,其孰能与于此乎?故司马宣王观武侯营垒处所而叹曰:天下奇才!美其法制精妙也。昔卫青出塞,以武刚自环;充国屯田,则校联不绝。其来尚矣。今采诸家之法,著于篇云。凡置营,先计人数,列营几重,配地多少。随师众寡,一人一步。使队间容队,宁使剩队,不得少队。已往便定,不得移易。如一厢有剩,所剩之队友配守御,不使士卒烦扰。如久住暂时,各量其宜。咸立表于十二辰,立五旌,长二丈八尺,审子午卯酉地,勿令邪僻:以朱雀旌立午地,白虎旌立酉地,玄武旌立子地,青龙旌立卯地,招摇旌立中央。其樵牧汲饮不得出表外。

幕,一万二千五百口,竿、梁、钉、橛、鎚自副。

门旗二面,色红八幅,大将军牙门之旗,出引将军前列。

冠亚体育官网网址,凡军营将下之时,当营跳荡、奇兵、马军、并战锋、驻队,各令严备持仗,一准发兵法。待当营卓幕讫,方可立队释仗,各于本队下安置。若有警急,随方捍御。其马军下营讫,取总管进止,其马合群牧放。

锅,一分一千二百五十口。

门枪二根,以豹尾为刃榼,出居红旗之後,止居帐前左右建。

凡下营,不得近田苗及城市,须去城十里外。要入城市买者,营司判官差人押领,不许擅入城郭。

乾粮,十分一人一斗二升,一军一千五百石。

五方旗五面,各具方色,大将军中营建,出随六纛後,在营亦於六纛後建。

营法

麸袋,十分一万二千五百口,韦皮缝可绕腰,受一斗五升。

严警鼓一十二面,大将军营前左右行列各六面,在六纛後。

李靖法凡大将军出征,且约授兵二万人,即分为七军。如或少,临时更定(大率十分之中,以三分为奇兵)。

马盂,十分一万二千五百口,皆坚木为之,或熟铜,受三升;冬月可以暖食。

角一十二枚,於鼓左右列各六枚,以代金。

中军四千人,内取战兵二千八百人,计五十六队。战兵内弩手四百人,弓手四百人,马军一千人,跳荡五百人,奇兵五百人。 左、右虞候各一军,每军各二千八百人,内各取战兵一千九百人。战兵内每军弩手三百人,弓手三百人,马军五百人,跳荡四百人,奇兵四百人。

刀子、锉子、钳子、钻子、药袋、火石袋、盐袋、解结锥、砺石,各十分一十一万二千五百事。

队旗二百五十面,尚色图禽,与本阵同,五幅。

左右两厢各二军,每军各二千六百人,内各取战兵一千八百五十人。弩手二百五十人,弓手三百人,马军五百人,跳荡四百人,奇兵四百人。

麻鞋,三十分三万七千五百緉,摊子、[熜以革易火][革蒙][水齿]子,各十分三万七千五百事。

认旗二百五十面,尚色图禽,与诸队不同,各自为识认,出居队後,恐士卒交杂。

凡马步军,通计总当万四千人,共二百八十队当战,馀六千人守辎重。下营之时,以四千人为中营,在中心。左右虞候、左右厢四军,共六总管,各一千人为营,六面援中军。六总管下,各更有两小营。每队幕五口。若在贼境,地狭,则四步下幕;若地土广阔,不在贼境,则五步下营。

桍帑、抹额、六带帽子、毡帽子,各十分六万二千五百事。

阵将门旗,各任所色,不得以红,恐纷乱大将军。

凡五十人为一队,其队内兵士须结其心。每三人,自相得意者结为一小队。

毡床,十分一万二千五百领。

阵将鼓一百二十面,临时惊敌所用。

又合三小队,得意者结为一中队。又合五中队,为一大队。馀少五人:押官一人,队头执旗一人,副队头一人,左右亻兼旗二人。即五十人。至于行立前却当队,并须自相依附。如三人队失一人者,九人队失小队二人者,临阵日仰押官、队头便斩。不救人,阵散计会队内少者,勘不救所由,斩。

皮裘、皮裤,各三分七千五百领,或诈为蕃兵,用柳鑵栲栳各三分五千口。

甲,六分七千五百领。

每军大将一人(别奏八人,兼十六人),副二人(军务奏亻兼,减大将军半)。

皮囊袋,亦得锹鎚斧锯凿,各二分一万二千五百事。

战袍,四分五千领。

判官二人,典四人,总管四人(二主左右虞候,二主左右押卫,亻兼各五人)。

鎌,四分五千张。

枪,十分一万二千五百条,恐扬兵缚[木伐]。

子将八人(委其分行阵,辨金鼓皮,总管亻兼二人)。

切草刀,二分二千五百张。

牛皮牌二分二千五百面,马军以团牌代四分支。

执鼓十二人,吹角十二人,司兵、司仓、司骑、司胄、承局各一人。每队五十人,押官一人,队头一人,副队头二人,旗头一人,副二人,火长五人。

布行槽,一分一千二百五十具。

弩二分,弦三分,副箭一百分二千五百张。弩,七千五百条弦,二十五万只箭。

纛六口,大将军中营建,出引六军。古者天子六军,诸侯三军。唐制,天子一十二卫,诸侯六军,故纛有六以主之。

大小胡瓢,二分二千五百枚。

弓,十分弦,三副箭,一百五十分。弓,一万二千五百张,弦三万七千五百条,箭三十七万五千集。

门旗二口,色红,八幅,大将军牙门之旗,出引将军前列。门枪

马军鞍辔革带,十分三万七千五百具。

射甲箭,五万只。

二根,以豹尾为刃,出,居红旗后;止,居帐门前左右卓立。

人药,一分三黄丸、水解散、疟痢药、金枪刀箭药等五十贴。

生鈊箭,二万五千只。

五方旗五口,各逐其方色,大将军中营建。出,随六纛后;在营,亦于纛后,随方而建。

披毡、披马毡、引马索,各十分计三万七千五百事。马军无幕,故以披毡代。

长垛箭,弓袋,胡鹿长弓袋,并十分一万二千五百副。

严警鼓十二面,大将军营前左右行列各六面,在六纛后。

插键,十分一万二千五百具。

佩刀,八分一万口。

角十二具,于鼓左右行列各六具,以代金。

绊索,二十分二万五千条。

陌刀,二分二千五百口。

认旗二百五十口,尚色图禽兽,与诸队不同。各自出为志认,出居队前,恐士卒交杂。阵将门旗色随所尚,不得以红,恐乱大将军。

皮毛及连枝中半中皮条,三十分三万七千五百条,备收贼杂使用。

棓,二分二千五百张。

阵将鼓一百二十五面,备设疑警敌用。甲六分,七千五百领。战袍四分,五千领。枪十分,一万二千五百根,备扬兵及缚筏用。牛助牌二分,二千五百面;马军以团牌代,四分支。弩二分,弦三副,箭一百分,计弩二千五百张,弦七千五百条,箭子十五万只。

右各队备办公廨,军装并须赉行,贮备使用,勿令临时有缺。

马军及陌刀,并以啄鎚、斧钺代,各四分支、

弓十分,弦三付,箭三十六只,计弓一万二千五百张,弦三万七千五百条,射甲箭三十七万五千只,生钢箭五万只,长垛箭二万五千只。弓袋胡卢、张弓袋并十分,一万二千五百副。

古典文学原文赏析,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,转载请注明出处

搭索,二分二千五百条,马军用。

佩刀八分,一万口。陌刀二分,二十五百口。

古典文学原文赏析,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,转载请注明出处

四二分,二千五百张。马军及陌刀,并以啄锥钺斧伐,各四分支,重五千事。拓索二分,二千五百条,马用军。驴六分,七千五百头,鞍各自副。

幕十分,一千二百五十口,竿、梁、铁镢、锤自副。锅一分,一千二百五十口,各受五斗。干粮十分,一人一《豆斗》二升,一军二千五百石。袋十分,一万二千五百口,羊皮缝可,绕腰受一斗五升。或以夹绢练袋代皮亦得。

马盂十分,一万二千五百具,皆以坚木为之。或以孰铁为之,受三升,冬月可暖食。刀子、错子、钳子、锁子、药袋、盐袋、火石袋、解结锤、砺石都共一十万二千五百事。裤奴、抹额、六带、帽子、毡帽子各十分,都共六万二千五百事。

摊子、忽蒙、涩子各十分,三万七千五百量。麻鞋三十分,三万七千五百量。毡裘十分,一万二千五百领。皮裘、皮裤各三分,都共七千五百腰领,诈为蕃兵用。抑罐、衤考衤老各二分,共五十口,有皮囊可代抑罐。

锹锤斧锯凿各二分,都共一万二千五百事。镰四分,五千张。切草刀二分,二千五百口。行布槽一分,一千五百五十具。大小瓢二分,都共二千五百枚,小者容八合,大者受三升。

馬鞍轡革帶各十分,都共三萬七千五百具。披氈、被馬氈,都共三萬七千五百事。馬軍無幕,故以披氈袋。插連十分,一萬二千五百具。絆二十分,二萬五千條,皮毛及連板中半。韋皮條三十分,五萬七千五百條,盤於帶上,擬縛賊用。

大总管给帐一口,食幕三口,毡四领,褥二领。副大总管给帐一口,食幕二口,毡二领,褥一领。副总管给帐一口,食幕一口,毡二领。总管、子总管、长史、司马各给帐一口,食幕一口,毡一领判官每人各幕一口。别敕、差行、折冲、果毅各幕一口。典五人共给幕一口。

傔十人共给幕一口。随军以下不满此数,并量给。镇守准此。凡弓弦,有副箭镞。枪不锈,刀不涩,衣甲动用,常须阅视,不得临事有误。

右方营法图法曰:诸逢平原广泽,无险可恃,即作方营。兵既有二万人,已分为七军,中军四千人,左右四军各二千六百人,虞候两军各二千八百人。左右军及左右虞候军别三营,六军都当十八营。中军作一大营。如其不在贼境内,田土宽平,每营中间使容一营。如地狭,则不得使容一营地。中一在中央,六军总管在四畔,象六出之花。军出日,右虞候引其前营,在中央右厢向南;左军虞候押后,在中营后左厢近北,结角。两军虞候相当,状同日月。若左虞候在前,即右虞候在后,诸军并却转。其左右两厢营在四面,各令依本营卓幕,得相统摄,急缓须相救援。

若欲得放马,其外营幕即狭长布列,务取营里面宽广,不使街巷窄狭,营外仍置拓队效此。

月营法曰:凡地带半险,须作月营。其营单列,面平背险,而两翅向险,如月初生。每营相去疏密,及安置队伍准前法。其门则临时计之。至若兵马多少,幕次所设,此大约也。如有警急,畜牧并于营后安置。

一说安营之法与圆阵相侔,每一大营有四十子营,营各四十幕为一部。其一子营皆空,其内入开,开三迳。十二旗、十六鼓,左矛右戟,前盾后弩,旗鼓中央,大将之所。余法准上同。

裴绪营法凡兵师之营,拟于城郭、宫室,必须牢固,不可得而犯乱也。其古法多依九宫、六甲、太乙、天门、地户之法,皆为疑惑,不便于事。今则但取山川地形、利便水草,随其险易为之,御平则方列,围水则圆关,山路则盘回,川流则屈曲,务于适时便用耳。

法曰:凡下营,非贼境,地土宽平,即布大方阵。营内有一十七小营,中间相去使容一营。如在贼庭,即须窄狭,不得使容一营。其营四角编入,仿佛使圆。其一十七小营,计一万七千人。古制一万二千五百人为军,令加四千五百人为奇伏扬备,则军中之手足,以应时用。其非正门,不得辄出入,犯者论如军律。

诸家军营九说凡安营部分之法,已载前说。其周营须设界限,立藩蔽,以捍外寇,旧法有九种:大约军不久驻,则为立枪、栊枪、车营、拒马之类;若兵久驻,则用柴营、掘壕、城营、木栅之类。符参卿曰:左贼境宿,用枪营,行用方阵,惟大将度宜而处之。今御军者,皆可约此为制也。

立枪营法凡军不久驻,可立枪为营。枪头间架令均。黄昏擂鼓,各着不枪,鼓声绝,刺枪讫,兵士更不得出白绳,便断烟火。营外置约铺,其外更着一人伏听。营外有警,当铺不得高声,敲枪传过。四面即如有警,豫作提防。

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-冠亚体育官方入口『HOME』发布于文学天地,转载请注明出处:当营跳荡、奇兵、马军、并战锋、驻队,在营亦

关键词:

有栝梯长一丈二尺,舷上海重机厂列女墙、棹篙

经曰:善守者,藏於九地之下;善攻者,动於九天上述。人所不见谓之九地,见所不如谓之九天。是故,墨子萦带为...

详细>>

将军亚夫持兵揖曰,春秋时列国因兵败被杀或自

一无故惊军者,斩;呼[口斗]奔走妄言烟尘者同。 又曰:哥舒翰好读《左氏春秋》及《汉书》,疏财重气,士多归之...

详细>>

重列战格,一曰火道

经曰:以水佐攻者,强。水因地而成势,为源高於城,本大於末,能够遏而止,能够决而流,故晋水能够灌安邑,汾...

详细>>

《穆天子传》曰,三曰伤臂中跳脉

古典法学原来的书文赏析,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,转发请表明出处 《说苑》曰:晋平公出田,见乳虎,乳虎伏而...

详细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