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引六军,司兵掌五兵

日期:2019-09-30编辑作者:文学天地

经曰: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器之於事,如影之随形,响之及时。其相须如左右臂,故曰:器具不精,不可言兵;五兵不利,不可举事。上古庖牺氏之时,剡木为兵;神农业余大学学帝氏之时,以石为兵;《都尉》砮石中矢镞;轩辕氏之时,以玉为兵;九黎氏之时,铄金为兵,割革为甲;始制五兵,建标准,树夔鼓,以佐军威。

○叙兵器

规范第六十九

纛六面,都尉中创设,出引六军。古者,皇帝六军,诸侯三军。今太岁一十二卫,诸侯六军,故有六纛以主之。

《礼记》曰:冕弁兵革藏於私家,是谓胁君。

旗帜者,军中之标表也。以门旗为首,竿上置金铜珠,大纛铁锈棕八幅,树老马牙帐前,鼓坐其下,五方旗各按上边。将有事旗战阵,大将斋戒,洁心净服,俟天清星皎,中营立坛,率诸将官和校官宣祝文,随方面祭之。老马之行,先以五色旗导引之。冲向方位:甲乙日青旗,丙丁日Red Banner,戊己日黄旗,庚辛日白旗,壬癸日黑旗。或左右林薮险隘,下斧钅瞿斫伐开道,举青旗。前有低谷高峰深溪,无避贼寇处,复风火相逼,即抽兵要逐风烧草以避贼,举Red Banner。前遇敌列阵,即排列辎重,引兵结阵,择高胜地守隘以拒贼,举白旗。前值山川地濡卑湿,溪涧不平,举皂旗。前平原大泽,无她患害,举黄旗。五色牙帐旗,随天地四时云色举之。见青云举青旗,他皆同此。厌土以青旗,厌火以皂旗,厌金以升高,厌水以黄旗,厌木以白旗。厌旌旗之上,文以熊虎者,象其猛也;文以力鸡者,象其斗也;文以日月星辰者,法天文也;文以鬼神云气者,如其变也。坐罪人于白旗以下,杀之于黑纛之下也。初得仇人,刳其心以祭旗,涂其血以衅鼓。为本身之号者,随我所主焉。故《春秋传》曰:昼施旌旗以威其目,夜施火鼓以威其心。是故旗帜之用,大军之本也。

门旗二面,色红八幅,巡抚牙门之旗,出引将军前列。

《周礼》曰:司兵掌五兵。(五兵者:戈、殳、戟、矛、牟夷。)

老马旗鼓第七十

门枪二根,以豹尾为刃榼,出居Red Banner之後,止居帐前左右建。

《左传》曰:孔文子将攻太叔,访于仲尼。仲尼曰:"胡簋之事则尝闻之矣,兵甲之事未之学也。"

纛六口,枪二根,以豹尾为,居门旗后。前五方旗,随所六纛在,营亦在纛后。严敬鼓一十二面,居新秀前。左右列六纛,下用一十二具旗鼓,前列代金旗队二百五十口,尚色图禽,与诸队同。每一旗五幡,认旗二百五十口,尚色图禽,与诸队不等。各因为认,出居队后,恐卒伍交错。

五方旗五面,各具方色,校尉中创设,出随六纛後,在营亦於六纛後建。

《春秋佐助期》曰:太史主甲卒,神名辩会曰:"库兵动,鼓自鸣,诸侯得众也。"

阵将旗鼓第七十一

严警鼓一十二面,提辖营前左右队列各六面,在六纛後。

《汉书》曰:兵不锐利与空手同,甲不坚密与袒裼同,弩不如远与短兵同,射无法中与亡矢同,中不能够入与亡镞同;此将不省兵之祸也。

门旗不得用革命,嫌乱。老将鼓一百二十五面,恐疑惊敌人用之。甲伍分,7000五百领。战袍四分,5000领。枪十三分,三万二千五百根,缚筏。牛肋脾二分,二千五百面;马军以围伐牌一伐,分支。弩二分,兵一分,二千五百张。弩8000五百条,弦二十四万只。箭弓十三分,矢二十陆万只,30000两千五百粮,弓一千0八千五百条,弦三十700005000。射甲、箭、弓、袋、胡禄并张弓袋,却极度,10000两千五百副。佩刀柒分,10000口。陌刀二分,三千五百口。二分,三千五百条。马军及陌刀,并付以锤钺斧四支。

角一十二枚,於鼓左右列各六枚,以代金。

又曰:韩延寿在东郡试骑士,治饰兵车,画龙虎,建幢棨,植羽葆鼓车。又取官铜候月蚀铸作刀剑,参照他事他说加以考察尚方。萧望之认为僣上不道,弃市。

金鼓第七十二

队旗二百五十面,尚色图禽,与本阵同,五幅。

又曰:李陵至浚稽山,与国王相值。围陵,陵军居两山间,以车为营。陵引士营外为陈,前行持戟楯,后行持弓弩。

《周礼》六鼓,乐人掌教六鼓,以节乐和武装部队。一曰铜鼓,二曰铙鼓。凡在军中,金之制有四。《司马法》曰:卒长执铙,两司马长执铎,进军鸣铎,退军鸣铙。战争之时,击鼓以进,击金以退。三曰◆,《周礼》曰:以金◆和鼓。四曰镯,以节鼓。郑玄曰:镯,钲也,军行鸣之,以节鼓也。五曰铎,《周礼》曰:以金铎通鼓。铎,铃也。刁斗,按《轩辕黄帝大传》曰:与◆尤战,击之以警夜也。六曰钲,《乐志》曰:钲形如半钟,旁有小柄,乐师持之以和乐节制。钲者,进退用之,有征之义也。

认旗二百五十面,尚色图禽,与诸队不等,各自为识认,出居队後,恐士卒交杂。

《东观汉记》曰:盆子降,铠甲兵弩积城北门,高与雷公山等。

蠡角第七十三

阵将门旗,各任所色,不得以红,恐零乱太傅。

又曰:王巨君之遣王寻、王邑也,欲盛威以振湖北,甲冲輣,干戈旌旗甚盛。

轩辕氏战九黎氏,吹角,长六尺,声甚呜。后有涿鹿之败,帝问曰:所吹何物?兵主曰:角也,吹之则风雾俱集。后以六尺曰角,五尺曰蠡。近世列阵,金鼓之外,馀无她声号。或阵形长为山谷所衬托,虑不能够照,宜于阵两稍为蠡角。值敌攻稍,则吹之为号,中军吹而应焉。

阵将鼓第一百货公司二十面,不常惊敌所用。

又曰:邓遵永初级中学,迁度辽将军,讨击羌虏,斩首八百馀级,得铠弩刀矛戟楯长刀二3000枚。

鼓角第七十四

甲,五分7000五百领。

又曰:吴汉性忠厚,笃於事上,自初从征伐常在左右。兵有不利,军营比不上意,汉常独膳激扬吏士。

鼓角者,老马之威德。十万兵已上,大角二十四具,大鼓六十四面;五万兵已上,大角一十六具,大鼓四十二面;30000兵已上,大角八具,大鼓二十四面;叁万兵已上,大角六具,大鼓一十四面。或深切敌境,欲敌人畏,谓笔者师旅大盛,但多著之,不用此法也。动鼓角之时,日没前二刻先吹小角,次吹大角,一会十六声,三会计员四十八声,为一曲毕。暮击鼓,三会间,第一会五十六声六迭一间。三间毕,吹大角一十六声,引第二会鼓五十六声六迭一间。三间毕,发钲第一百货公司五十声毕,军门掣锁,诸将各按部静,吏士无敢喧哗,传刁斗,报更漏,谨巡警。晚起角在四更二点,吹小角毕,四更三点过吹大角,引第一会鼓四十五声六迭一间,三间毕吹。四更四点过吹大角,引第二会鼓四十五声六迭一间,三间毕吹。四更五点过吹大角,引第三会鼓四十五声六迭一间,三间毕叫。五更一点过吹泊,五更四点转鼓,至天晓一十八转叫,五更五点过击钲一百五十声。绝声,击鼓三百。声绝,军门锁开,太守严装坐牙帐之上,引诸将以次朝。

战袍,陆分伍仟领。

《吴志》曰:贺齐性富华,尤好军旅。兵甲器具极为精好,干橹戈矛葩爪文画,弓弩矢箭咸取上材。

漏法第七十五

枪,十分20000二千五百条,恐扬兵缚[木伐]。

王隐《晋书》曰:羊祜表伐吴曰:"劲弩长弓不比中国,长抵触戟不比中国,马骑陵厉又不比中中原人民共和国,吴惟便水战,一入其地则密西西比河非复吴有。"

木柜一枚,八角,高中二年级尺四寸,阔二尺三寸。杂色,装画金铜环纫及盖水匮三片,共阔二尺四寸,厚一寸陆分,布黑漆。贮水生铜钅瞿一口,阔一尺九寸,深一尺五寸,重七十斤。金铜引水龙一条,长二尺六寸。前脚踩虚云朵一枝,重二十斤。龙腹中熟铜饮水渴乌一条,内空长四尺八寸,围一寸陆分。力士柱二枚,各长六尺,围一尺二寸伍分。并脚下卷荷坐水离非洲狮多少个装褫尽,力士柱头镀金宝珠二枚。及铁涉一松,阔二寸四分,长征三号尺六寸。金铜钉铰水秤一梁,身长五尺六寸,径一寸四分。金铜环连锁,长一尺四寸。金铜象锤一枚,连锁九寸,共重七斤半。准杆一条,长六尺,竿身八楞,围八寸伍分。向本上雕三头脚踩泽芝坐,向下积雨云座。金铜环纫,及曲尺金铜工正一枚,长一尺五寸。熟铜镀金壶一枚,面阔一尺一寸,深七尺。金铜连锁三条,各长二尺二寸。及连金铜小盖一枚,阔三寸四分,共重一十四斤四两。铜觜一枚,重十八铢。大鼓一面,阔一尺一寸,深七寸。蟠龙绕腔彩画钲一面,厚四分。铜水斗一枚,平准竿一条。都以约漏刻数之。

牛皮牌二分二千五百面,马军以团牌代五分支。

《晋起居注》曰:成帝咸和元年七月甲午诏曰:"作琅邪王大车斧六十枚,侍臣剑八枚,将军手戟四枚。"

传箭第七十六

弩二分,弦七分,副箭玖二十分二千五百张。弩,柒仟五百条弦,二十50000只箭。

《三国典略》曰:梁邵陵王纶笃好书史,妙工草隶。为丹阳尹。擅造甲仗,梁武知之,□纶并沉于江中。及后出兵,器材并阙,乃独叹曰:"吾昔聚仗,本备非常,朝廷见疑,逼使分散,后天讨逆,卒无所资。"

每时有八刻十一分,一刻六拾贰分,13日二十时,合第一百货公司刻。亚岁前十八日改第一箭,昼四十刻,夜六十刻,每更一十二刻,每点二刻二十伍分。后16日改第二箭,昼四十一刻,夜五十九刻,每更一十一刻四十八分,每点二刻二拾陆分。亚岁初日改第三箭,昼四十二刻,夜五十八刻,每更一十一刻三十几分,每点二刻一十八分。后三日改第四箭,昼四十三刻,夜五十七刻,每更一十一刻贰十九分,每点二刻一十四分。大暑后三十日改第五箭,昼四十四刻,夜五十六刻,每更一十一刻一十分,每点二刻一十六分。立秋前十20日改第六箭,昼四十五刻,夜五十五刻,每更一十一刻,每点二刻一十分。后六二十七日改第七箭,昼四十六刻,夜五十四刻,每更一十刻四十六分,每点二刻九发。处暑初日改第八箭,昼四十七刻,夜五十三刻,每更一十刻三十九分,每点二刻八分。后第十日改第九箭,昼四十八刻,夜五十二刻,每更一十刻三十分,每点二刻陆分。春分后一日改第十箭,昼四十九刻,夜五十一刻,每更一十刻不胜,每点二刻二分。大寒前20日改第十一箭,昼五十刻,夜五十刻,每更一十刻,每点二刻。后三十日改第十二箭,昼五十一刻,夜四十九刻,每更九刻伍拾叁分,每点一刻陆十二分。白露初日改第十三箭,昼五十二刻,夜四十八刻,每更九刻四十三分,每点一刻伍拾分。后三日改第十四箭,昼五十三刻,夜四十七刻,每更九刻二十陆分,每点一刻五二十分。小雪后二十五日改第十五箭,昼五十四刻,夜四十六刻,每更九刻一十一分,每点一刻肆贰拾壹分。小雪前一日改第十六箭,昼五十五刻,夜四十五刻,每更九刻,每点一刻四十八分。后19日改第十七箭,昼五十六刻,夜四十四刻,每更八刻肆拾柒分,每点一刻肆十三分。大寒初日改第十八箭,昼五十七刻,夜四十三刻,每更八刻三十几分,每点一刻四十五分。后17日改第十九箭,昼五十八刻,夜四十二刻,每更八刻二十四分,每点一刻叁二十一分。小暑后12日改第二十箭,昼五十九刻,夜四十一刻,每更八刻一拾壹分,每点一刻二十八分。白露前31日改第一箭,昼六十刻,夜四十刻,每更八刻,每点一刻叁拾四分。后17日改第二箭,昼五十九刻,夜四十一刻,每更八刻一十二分,每点一刻三十柒分。小满初日改第三箭,昼五十八刻,夜四十二刻,每更八刻二十四分,每点一刻四十多分。后十日改第四箭,昼五十七刻,夜四十三刻,每更八刻四十三分,每点一刻四十九分。立冬后二十五日改第五箭,昼五十六刻,夜四十四刻,每更八刻肆拾四分,每点一刻肆拾九分。小满前二日改第六箭,昼五十五刻,夜四十五刻,每更九刻,每点一刻肆拾八分。后20日改第七箭,昼五十四刻,夜四十六刻,每更九刻一十分,每点一刻四十伍分。立秋初日改第八箭,昼五十三刻,夜四十七刻,每更九刻二十四分,每点一刻伍十一分。后二十日改第九箭,昼五十二刻,夜四十八刻,每更九刻三贰十分,每点一刻五十三分。小满后十四日改第十箭,昼五十一刻,夜四十九刻,每更九刻四十四分,每点一刻伍拾九分。大寒前24日改第十一箭,昼五十刻,夜五十刻,每更十刻,每点二刻。后17日改第十二箭,昼四十九刻,夜五十一刻,每更十刻十分,每点二刻二分。秋分初日改第十三箭,昼四十八刻,夜五十二刻,每更一十刻二十七分,每点二刻五分。后25日改第十四箭,昼四十七刻,夜五十三刻,每更一十刻四十多分,每点二刻八分。芒种后十八日改第十五箭,昼四十六刻,夜五十四刻,每更一十刻四十九分,每点二刻八分。白露前23日改第十六箭,昼四十五刻,夜五十五刻,每更一十一刻,每点二刻一拾壹分。后一日改第十七箭,昼四十四刻,夜五十六刻,每更一十一刻一拾壹分,每点二刻一十六分。小暑初日改第十八箭,昼四十三刻,夜五十七刻,每更一十一刻二二十分,每点二刻一十四分。后15日改第十九箭,昼四十二刻,夜五十八刻,每更一十一刻五二十一分,每点二刻一十柒分。小满10日改第二十箭,昼四十一刻,夜五十九刻,每更一十一刻四十九分,每点二刻十九分。

弓,十一分弦,三副箭,一百四二十一分。弓,10000二千五百张,弦一万八千五百条,箭三十70000陆仟集。

外祖父《六韬》曰:春以长戟在前,夏以大戟在前,秋以弓弩在前,冬以刀楯在前:此四时应天之法也。

测影第七十七

射甲箭,五万只。

外祖父《金匮》曰:武王曰:"五帝之时,无守战之具,国存者何?"太公曰:"守战之具皆在民间:耒耜者是其弓弩也,锄耙者是其矛戟也,簦笠者是其兜鍪也,镰斧者是其攻战之具也,鸡狗者是其钲鼓也。"

先定南北使正,树八尺表竿为勾,卧一丈四尺为股。中节气,日中央广播台影之尺寸,若与历合则吉,不合则凶。冬节十四月尾气,律天青钟,管长九寸径八分,影长一丈三尺。大暑十10月节,影长一丈二尺四寸八分。芒种十10月首气,律中山高校吕,管长八寸四分,影长一丈一尺二寸。立秋青阳节,影长九尺八寸。春分端阳首气,律中山大学蔟,管长八寸,影长八尺一寸八分。大寒七月节,影长六尺六寸捌分。立春11月初气,律中中和,管长七寸五分,影长五尺三寸八分。大暑清明节,影长四尺二寸伍分。小雪5月首气,律中姑洗,管长七寸一分,影长征三号尺二寸伍分。小暑7月节,影长二尺五寸陆分。小暑四月初气,律中乾月,管长六寸四分,影长一尺九寸九分。春分3月节,影长一尺六寸九分。夏至3月初气,律中小刑,管长六寸二分,影长一尺五寸。大暑1月节,影长一尺六寸七分。大寒十二月首气,律中天贶,管长五寸捌分,影长一尺九寸一分。立夏一月节,影长二尺五寸九分。雨水一月底气,律中凉月,管长五寸四分,影长五尺三寸八分。大暑中秋,影长五尺七寸。立冬八月首气,律中南吕,管长五寸八分,影长六尺二寸八分。春分三月节,影长六尺六寸七分。小雪8月尾气,律中梅月,管长四寸八分,影长八尺一寸七分。小寒10月节,影长八尺九寸。小暑十一月首气,律中上冬,管长四寸七分,影长一丈二尺二寸。秋分十5月节,影长一丈二尺四寸八分。夫周六三百六十度四分度之一,为十二次,华夷共同,以致十二天子侯之所度。日四日行一度,月18日行十三度,月节迟疾,平行九道,故二十18日行三百六十度,余日逐日度入朔。一虚岁十四月行十三礼拜天,与日同。小暑日在井,去极近。冬至节日在斗,去极远。日阳用事,则进北而影短。月阴用事,则退南而影长。测法极远近以影,而知以定南北也。

生鈊箭,30000伍仟只。

《古司马兵法》曰:兵不杂则不利,长兵以卫,短兵以守。太长则犯,太短则不如,太轻则锐,锐则易乱,太犯则不齐。(兵长短相卫,太短太轻者,皆比不上法也。犯者,触柱也,故不齐。不如者远於利也。锐者不固则破,故奔北滋扰也。)

古典历史学原来的书文赏析,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,转发请评释出处

长垛箭,弓袋,胡鹿长弓袋,并极其一万二千五百副。

又曰:弓矢围,殳矛守,戈戟助。凡五兵,当长以卫短,短以救长,迭战则久,皆战则强。(李氏曰:迭,更也,言更战更息,则可堪久。悉举军战,众多者强。)

佩刀,柒分之一千0口。

《军令》曰:始出营,竖矛戟,舒幡旗,鸣鼓角;行三里,辟矛戟,结幡旗,鸣鼓角;未至营三里,复翌矛戟,舒幡旗,鸣鼓角;至营复结幡旗,止鼓角。违令者髡。

陌刀,二分二千五百口。

《吕氏春秋》曰:古之至兵,士民未合而威已逾矣,敌已服矣,岂必用枹鼓干戈哉!

棓,二分二千五百张。

《开宝本草》曰:兵革錞摩,金鼓鈇钺,所以饰怒也。

马军及陌刀,并以啄鎚、斧钺代,各五分支、

又曰:所谓兼公共地者,伏尸数九千0,破车以千百数,伤弓弩矛戟矢石之创者,扶舆於路。故世至枕人头、食人肉、菹人肝、饮人血,甘之於猫豢牛羊。故自三代此前者,天下未尝得安其情性而乐风俗,保其修命而不夭於人虐也。所以然者何?诸侯力政,天下不合为一家也。

搭索,二分二千五百条,马军用。

又曰:姜小白将欲征伐,甲兵不足。令有重罪者出犀甲一戟,(犀甲,取其坚也。戟,车戟也。长丈六尺。犀或作三,直出三甲也。)有轻罪者赎以金分,(轻小以金分,出金匮道罪至重有分两也。)说而不胜者出一束箭。(不胜犹不直也。箭十二为束。)百姓皆说,乃矫箭为矢,(矢,箭之竿好者也。)铸金而为刃,(刃,五刃也,刀、剑、矛、戟、矢也。)以伐不义而征无道,遂霸天下。

古典艺术学原来的文章赏析,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,转发请注明出处

崔寔《政论》曰:军火精利,有蔡太仆之弩,龙亭之剑,于今擅名天下。

陆机《要览》曰:东弓、南矛、西戟、北剑、中鼓,亦曰"四兵"。

《盐铁论》曰:强楚劲郑有犀兕之甲,堂谿之犍,内据金城,外任利兵,是以威行诸夏,强伏敌国。故孟贲畜臂,群众轻之;怯夫有备,其气自倍。以吴楚之士舞利剑、蹶强弩,以与狢虏骋于中华,一位当百,不足道也。

《咸阳五经折疑驳》曰:矢绝于弦,不可追止,戟执在手,制之在人。

《山海经》曰:天地东西一万8000里,南北一万5000里。出铜之山四百六十七,出铁之山三千六百九十。此天下之所分壤树穀也,戈矛之所发也,刀铩之所起也。能者有馀,拙者不足。

干宝《搜神记》曰:晋元康中,妇人以金牌银牌象角瑇瑁为斧钺戈戟而戴之以当笄,盖妖之大者也。

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-冠亚体育官方入口『HOME』发布于文学天地,转载请注明出处:出引六军,司兵掌五兵

关键词:

有栝梯长一丈二尺,舷上海重机厂列女墙、棹篙

经曰:善守者,藏於九地之下;善攻者,动於九天上述。人所不见谓之九地,见所不如谓之九天。是故,墨子萦带为...

详细>>

将军亚夫持兵揖曰,春秋时列国因兵败被杀或自

一无故惊军者,斩;呼[口斗]奔走妄言烟尘者同。 又曰:哥舒翰好读《左氏春秋》及《汉书》,疏财重气,士多归之...

详细>>

重列战格,一曰火道

经曰:以水佐攻者,强。水因地而成势,为源高於城,本大於末,能够遏而止,能够决而流,故晋水能够灌安邑,汾...

详细>>

当营跳荡、奇兵、马军、并战锋、驻队,在营亦

经曰:军无辎重,则举动皆阙。士卒以军中为家,至於锥刀,不可有缺。 经曰: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器之於事...

详细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