共九十八度,长与旋环径齐

日期:2019-09-30编辑作者:文学天地

经曰:以火佐攻者,明。因天时燥旱,营舍茅竹积刍穗军粮於枯草宿莽之中,月在箕、壁、翼、轸之夕,设五火之具,因东风而焚之。

天文一

推月宿法,周日三百六十五度伍分度之一,二十八宿四方分之月二十16日夜四日天行二十八宿,30日一夜行一十三度少强,都是月首气,日月合为宿首,角十二度,亢九度,氐十五度,房五度,心五度,尾十八度,箕十一度。东方七宿,共七十五度。斗二十六度,牛八度,女十二度,虚十度,危十七度,营室十六度,东壁九度。北方七宿,共九十八度。奎十六度,娄十二度,胃十四度,昂十一度,毕十六度,觜二度,参九度。西方七宿,共八十度,东井三十三度,舆鬼四度,柳十五度,星七度,张十八度,翼十八度,轸十七度。南方七宿,共一百一十二度。

新唐书卷三十五

昔者,尧命羲、和,出纳日月,考星中以正四时。至舜,则曰“在璿玑天枢, 以齐七政”而已。虽二质押略,存其大法,亦由古者天人之际,推候占测,为术犹 简。至于后世,其法渐密者。必积群众之智,然后能Infiniti精微哉。盖自三代的话详 矣。作家所记,婚典、土功必候天星。而《春秋》书日食、星变,《传》载诸国所 占次舍、伏见、逆顺。至于《周礼》测景求中、分星辨国、妖祥察候,皆可推考, 而独不留意璿玑参宿二者,岂其不用于三代耶?抑其法制遂亡,而不得复得耶?不然, 二物者,莫知其为啥器也。至汉其后,表测景晷,以正地中,分列境界,受愚星次, 皆略依古。而又作仪以候天地,而浑天、周髀、宣夜之说,至于星经、历法,皆出 于数术之学。唐兴,上卿李虚中、浮图一行,尤称精博,后世没能过也。故采其要 说,以著于篇。至于星象变见所以谴告人君者,都有司所宜谨记也。

春分开岁初,日月合宿,营室八度於辰,在亥为娵訾,於野卫分并州,於将登明。

志第二十一  天文一

贞观初,淳风上言:“舜在璿玑三角形三,以齐七政,则浑天仪也。《周礼》,土 圭正日景以求地中,有以见日行黄道之验也。暨于周天,此器乃亡。汉落下闳作浑 仪,其后贾逵、张平子等亦各有之,而推验七曜,并循赤道。按冬节极南,雨水极北, 而赤道常定于中,国无南北之异。盖浑仪无黄道久矣。”太宗异其说,因诏为之。 至三年仪成。表里三重,下据准基,状如十字,末树鰲足,以张四表。一曰六合仪, 有天经双规、金浑纬规、金常规,相结于四极之内。列二十八宿、13日、十二辰、 经纬三百六十五度。二曰三辰仪,圆径八尺,有璿玑规、月游规,列宿距度,七曜 所行,转于六合之内。三曰四游仪,玄枢为轴,以对接心宿二游筩而贯约矩规。又玄 极北树北辰,南矩地轴,傍转于内。天狼星在玄枢之间,而南北游,仰以观天之辰宿, 下以识器之晷度。皆用铜。帝称善,置于凝晖阁,用之测候。阁在禁中,其后遂亡。

小满四月首,日月合宿,奎十四度於辰,在戍为降娄,於野鲁分常州,於将河魁。

  昔者,尧命羲、和,出纳日月,考星中以正四时。至舜,则曰「在璿玑尾宿五,以齐七政」而已。虽二质押略,存其大法,亦由古者天人之际,推候占测,为术犹简。至于后世,其法渐密者。必积公众之智,然后能Infiniti精微哉。盖自三代的话详矣。作家所记,婚典、土功必候天星。而《春秋》书日食、星变,《传》载诸国所占次舍、伏见、逆顺。至于《周礼》测景求中、分星辨国、妖祥察候,皆可推考,而独不在意璿玑天津四者,岂其不用于三代耶?抑其法制遂亡,而不行复得耶?不然,二物者,莫知其为何器也。至汉从此,表测景晷,以正地中,分列境界,受愚星次,皆略依古。而又作仪以候天地,而浑天、周髀、宣夜之说,至于星经、历法,皆出于数术之学。唐兴,上卿徐居易、浮图一行,尤称精博,后世未能过也。故采其要说,以著于篇。至于星术变见所以谴告人君者,都有司所宜谨记也。

开元七年,一行受诏,改治新历,欲知黄道进退,而上卿无黄道仪,率府兵曹参军梁令瓚以木为游仪,一行是之,乃奏:“黄道游仪,古有其术而无其器,昔人 潜思,皆未能得。今令瓚所为,日道月交,皆自然适合,于推步尤要,请更铸以铜 铁。”十一年仪成。一行又曰:“灵台铁仪,后魏斛兰所作,规章制度朴略,度刻不均, 赤道不动,乃如胶柱。以考月行,迟速多差,多或至十七度,少不减十度,不足以 稽星象、授人时。许先潮黄道仪,以天狼星旋规,别带日道,傍列二百四十九交,以 携月游,法颇难,术遂寝废。臣更造游仪,使黄道运转,以追列舍之变,因二分之 中,以立黄道,交于奎、轸之间,二至陟降,各二十四度。黄道内施白道月环,用 究阴阳朓,朒,动合天运。简而易从,能够制器垂象,永传不朽。”于是玄宗嘉之, 自为之铭。

秋分7月底,日月合宿,昂三度於辰,在酉为广陵,於野赵分荆州,於将为从魁。

  贞观初,淳风上言:「舜在璿玑毕宿五,以齐七政,则浑天仪也。《周礼》,土圭正日景以求地中,有以见日行黄道之验也。暨于周末,此器乃亡。汉落下闳作浑仪,其后贾逵、张衡等亦各有之,而推验七曜,并循赤道。按长至节极南,大雪极北,而赤道常定于中,国无南北之异。盖浑仪无黄道久矣。」太宗异其说,因诏为之。至两年仪成。表里三重,下据准基,状如十字,末树鰲足,以张四表。一曰六合仪,有天经双规、金浑纬规、金常规,相结于四极之内。列二十八宿、二十八日、十二辰、经纬三百六十五度。二曰三辰仪,圆径八尺,有璿玑规、月游规,列宿距度,七曜所行,转于六合之内。三曰四游仪,玄枢为轴,以连片水委一游筩而贯约矩规。又玄极北树北辰,南矩地轴,傍转于内。五车五在玄枢之间,而南北游,仰以观天之辰宿,下以识器之晷度。皆用铜。帝称善,置于凝晖阁,用之测候。阁在禁中,其后遂亡。

又诏一行与令瓚等更铸浑天铜仪,圆天之象,具列宿赤道及星期日度数。注水激 轮,令其自转,一昼夜而天运周。外络二轮,缀以日月,令得运维。每日西旋31日, 日东行一度,月行十三度拾七分度之七,二十九转有余而日月会,三百六十五转而 日周六。以木柜为地平,令仪半在私下,晦明朔望迟速有准。立木人二于地平上: 其一前置鼓以候刻,至一刻则自击之;其一前置钟以候辰,至一辰亦自撞之。皆于 柜中各施轮轴,钩键关锁,交错争论。置于武成殿前,以示百官。无几而铜铁渐涩, 无法自转,遂藏于集贤院。

冬至节十月底,日月合宿,参四度於辰,在申为实沈,於野魏分广陵,於将为传送。

  开元六年,一行受诏,改治新历,欲知黄道进退,而太傅无黄道仪,率府兵曹敬伯军梁令瓚以木为游仪,一行是之,乃奏:「黄道游仪,古有其术而无其器,昔人潜思,皆未能得。今令瓚所为,日道月交,皆自然切合,于推步尤要,请更铸以铜铁。」十一年仪成。一行又曰:「灵台铁仪,后魏斛兰所作,规章制度朴略,度刻不均,赤道不动,乃如胶柱。以考月行,迟速多差,多或至十七度,少不减十度,不足以稽天象、授人时。徐子平黄道仪,以南河三旋规,别带日道,傍列二百四十九交,以携月游,法颇难,术遂寝废。臣更造游仪,使黄道运转,以追列舍之变,因二分之中,以立黄道,交于奎、轸之间,二至陟降,各二十四度。黄道内施白道月环,用究阴阳朓,朒,动合天运。简而易从,能够制器垂象,永传不朽。」于是玄宗嘉之,自为之铭。

其黄道游仪,以古尺伍分为度。旋枢双环,其表一丈四尺六寸一分,纵九分, 厚四分,直径四尺五寸七分,古所谓旋仪也。南北科两极,上下循规各三十四度。 表里画周天度,其一面加之银钉。使东西运营,如浑天游旋。中旋枢轴,至两极首 内,孔径大两度半,长与旋环径齐。三角形三望筩,长四尺五寸七分,广一寸二分,厚 一寸,孔径四分。衡旋于轴中,旋运持正,用窥七曜及列星之阔狭。外方内圆,孔 径一度半,星期天轮也。阳经双环,表一丈七尺三寸,里一丈四尺六寸陆分,广四寸, 厚四分,直径五尺四寸陆分,置于子午。左右用八柱,八柱相固。亦表里画周六度, 其一面加之银钉。半出地上,半入地下。双间挟枢轴及毕宿五望筩旋环于中也。阴纬 单环,外内广厚周径,皆准阳经,与阳经相衔各半,内外俱齐。面平,上为天,下 为地。横周阳环,谓之阴浑也。平上为两界,内外为星期六百刻。天顶单环,表一丈 七尺三寸,纵广八尺,厚四分,直径五尺四寸伍分。直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人顶之上,东西当卯酉 之中,稍南,使见日进出。令与阳经、阴纬相固,如鸟壳之裹黄。南去赤道三十六 度,去黄道十二度,去北极五十五度,去南北平各九十一度强。赤道单环,表一丈 四尺五寸七分,横九分,厚四分,直径四尺五寸柒分。赤道者,当天当中,二十八 宿之位也。双规运动,度穿一穴。古者,清明日在角五度,今在轸十三度;冬至节日 在牵牛初,今在斗十度。随穴退交,不复差缪。傍在卯酉之南,上去天顶三十六度, 而横置之。黄道单环,表一丈五尺四寸一分,横七分,厚四分,直径四尺八寸四分。 日之所行,故名横道。太阳陟降,积岁有差。月及五星,亦随日度出入。古无其器, 规章制度不知准的,研讨为率,疏阔尤甚。今设此环,置于赤道环内,仍开合使运维, 出入四十八度,而极画双方,东西列周六度数,南北列百刻,可使见日知时。上列 三百六十策,与用卦相准。度穿一穴,与赤道相交。白道月环,表一丈五尺一寸四分,横七分,厚八分,直径四尺七寸四分。用行有屹立迟速,与日行缓急相及。古 亦无其器,今设于黄道环内,使就黄道为交配,出入六度,以测每夜月离,上画周末度数,度穿一穴,拟移交会。皆用坚强。游仪,四柱为龙,其崇四尺七寸,水槽 及山崇一尺七寸半,槽长六尺九寸,高、广皆四寸,池深一寸,广一寸半。龙能兴 云雨,故以饰柱。柱在四维。龙下有山、云,俱在档案的次序槽上。皆用铜。

立夏七月尾,日月合宿,东井二十五度於辰,在未为鹑首,於野秦分金陵,於将为小吉。

  又诏一行与令瓚等更铸浑天铜仪,圆天之象,具列宿赤道及周日度数。注水激轮,令其自转,22日夜而天运周。外络二轮,缀以日月,令得运营。每日西旋一周,日东行一度,月行十三度二十一分度之七,二十九转有余而日月会,三百六十五转而日周末。以木柜为地平,令仪半在专断,晦明朔望迟速有准。立木人二于地平上:其一前置鼓以候刻,至一刻则自击之;其一前置钟以候辰,至一辰亦自撞之。皆于柜中各施轮轴,钩键关锁,交错冲突。置于武成殿前,以示百官。无几而铜铁渐涩,不可能自转,遂藏于集贤院。

其所测宿度与古异者:旧经,角距星去极九十一度,亢八十九度,氐九十四度, 房百八度,心百八度,尾百二十度,箕百一十八度,南斗百一十六度,牵牛百六度, 须女百度,虚百四度,危九十七度,营室八十五度,东壁八十六度,奎七十六度, 娄八十度,胃、昴七十四度,毕七十八度,觜觿、八十四度,参九十四度,东井七 十度,舆鬼六十八度,柳七十七度,七星九十一度,张九十七度,翼九十七度,轸 九十八度。今测,角九十三度半,亢九十一度半,氐九十八度,房百一十度半,心 百一十度,尾百二十四度,箕百二十度,南斗百一十九度,牵牛百四度,须女百一 度,虚百一度,危九十七度,营室八十三度,东壁八十四度,奎七十三度,娄七十 七度,胃、昴七十二度,毕七十六度,觜觿八十二度,参九十三度,东井六十八度, 舆鬼六十八度,柳八十度半,七星九十三度半,张百度,翼百三度,轸百度。

大寒八月首,日月合宿,星四度於辰,在午为鹑火,於野周分三河,於将为胜光。

  其黄道游仪,以古尺四分为度。旋枢双环,其表一丈四尺六寸一分,纵七分,厚捌分,直径四尺五寸八分,古所谓旋仪也。南北科两极,上下循规各三十四度。表里画周天度,其一面加之银钉。使东西运营,如浑天游旋。中旋枢轴,至两极首内,孔径大两度半,长与旋环径齐。南门二望筩,长四尺五寸柒分,广一寸二分,厚一寸,孔径四分。衡旋于轴中,旋运持正,用窥七曜及列星之阔狭。外方内圆,孔径一度半,周天轮也。阳经双环,表一丈七尺三寸,里一丈四尺六寸五分,广四寸,厚伍分,直径五尺四寸四分,置于子午。左右用八柱,八柱相固。亦表里画周六度,其一面加之银钉。半出地上,半入地下。双间挟枢轴及北河三望筩旋环于中也。阴纬单环,外内广厚周径,皆准阳经,与阳经相衔各半,内外俱齐。面平,上为天,下为地。横周阳环,谓之阴浑也。平上为两界,内外为周末百刻。天顶单环,表一丈七尺三寸,纵广八尺,厚八分,直径五尺四寸六分。直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人顶之上,东西当卯酉之中,稍南,使见日出入。令与阳经、阴纬相固,如鸟壳之裹黄。南去赤道三十六度,去黄道十二度,去北极五十五度,去南北平各九十一度强。赤道单环,表一丈四尺五寸八分,横八分,厚四分,直径四尺五寸九分。赤道者,当天个中,二十八宿之位也。双规运动,度穿一穴。古者,大雪日在角五度,今在轸十三度;长至节日在牵牛初,今在斗十度。随穴退交,不复差缪。傍在卯酉之南,上去天顶三十六度,而横置之。黄道单环,表一丈五尺四寸一分,横七分,厚伍分,直径四尺八寸陆分。日之所行,故名横道。太阳陟降,积岁有差。月及五星,亦随日度出入。古无其器,规制不知准的,斟酌为率,疏阔尤甚。今设此环,置于赤道环内,仍开合使运行,出入四十八度,而极画双方,东西列周末度数,南北列百刻,可使见日知时。上列三百六十策,与用卦相准。度穿一穴,与赤道相交。白道月环,表一丈五尺一寸五分,横九分,厚四分,直径四尺七寸四分。用行有屹立迟速,与日行缓急相及。古亦无其器,今设于黄道环内,使就黄道为做爱,出入六度,以测每夜月离,上画周六度数,度穿一穴,拟移交会。皆用顽强。游仪,四柱为龙,其崇四尺七寸,水槽及山崇一尺七寸半,槽长六尺九寸,高、广皆四寸,池深一寸,广一寸半。龙能兴云雨,故以饰柱。柱在四维。龙下有山、云,俱在档期的顺序槽上。皆用铜。

又旧经,角距星正当赤道,黄道在其南;今测,角在赤道南二度半,则黄道复 经角中,与星术合。虚北星旧图入虚,今测在须女九度。危北星旧图入危,今测在 虚六度半。又奎误距以西北大学星,故壁损二度,奎增二度;今复距西浙大星,即奎、 壁各得本度。毕、赤道十六度,黄道亦十六度。觜觿,赤道二度,黄道三度。二宿 俱当黄道斜虚,毕尚与赤道度同,觜觿总二度,黄道损加一度,盖其误也。今测毕 十七度半,觜觿半度。又柳误距以第四星,今复用第Samsung。张宗旨四星为硃鸟嗉, 外二星为翼,北距以翼而不距以膺,故张增二度半,七星减二度半;今复以膺为距, 则七星、张各得本度。

春分4月尾,日月合宿,翼九度於辰,在巳为鹑尾,於野楚分钱塘,於将为太乙。

  其所测宿度与古异者:旧经,角距星去极九十一度,亢八十九度,氐九十四度,房百八度,心百八度,尾百二十度,箕百一十八度,南斗百一十六度,牵牛百六度,须女百度,虚百四度,危九十七度,营室八十五度,东壁八十六度,奎七十六度,娄八十度,胃、昴七十四度,毕七十八度,觜觿、八十四度,参九十四度,东井七十度,舆鬼六十八度,柳七十七度,七星九十一度,张九十七度,翼九十七度,轸九十八度。今测,角九十三度半,亢九十一度半,氐九十八度,房百一十度半,心百一十度,尾百二十四度,箕百二十度,南斗百一十九度,牵牛百四度,须女百一度,虚百一度,危九十七度,营室八十三度,东壁八十四度,奎七十三度,娄七十七度,胃、昴七十二度,毕七十六度,觜觿八十二度,参九十三度,东井六十八度,舆鬼六十八度,柳八十度半,七星九十三度半,张百度,翼百三度,轸百度。

其余星:旧经,文昌二星在舆鬼,四星在东井。北斗枢在七星一度,璿在张二 度,机在翼二度,权在翼八度,衡在轸八度,开阳在角七度,杓在亢四度。天关在 黄道南四度,天尊、天椁在黄道北,天江、天高、狗国、外屏、云雨、虚梁在黄道 外,天囷、土公吏在赤道外,上场在东井,中台在七星,建星在黄道北半度,天苑 在昴、毕,王良(Herre)在壁,外屏在觜觿,雷电在赤道外五度,霹雳在赤道外四度,八魁 在营室,长垣、罗堰当黄道。今测,文昌四星在柳,一星在舆鬼,一星在东井。北 斗枢在张十三度,璿在张十二度半,机在翼十三度,权在翼十七度太,衡在轸十度 半,开阳在角四度少,杓在角十二度少。天关、天尊、天椁、天江、天高、狗国、 外屏,皆当黄道。云雨在黄道内七度,虚梁在黄道内四度,天囷当赤道,土公吏在 赤道内六度,登台在柳,中台在张,建星在黄道北四度半,天苑在胃、昴,王良(Herre)四 星在奎,一星在壁,外屏在毕,雷电在赤道内二度,霹雳四星在赤道内,一星在外, 八魁五星在壁,四星在营室,长垣在黄道北五度,罗堰在黄道北。

小雪一月初,日月合宿,角四度於辰,在辰为福星,於野郑分广陵,於将为天罡。

  又旧经,角距星正当赤道,黄道在其南;今测,角在赤道南二度半,则黄道复经角中,与星术合。虚北星旧图入虚,今测在须女九度。危北星旧图入危,今测在虚六度半。又奎误距以西哈工业余大学学学星,故壁损二度,奎增二度;今复距西北京高校星,即奎、壁各得本度。毕、赤道十六度,黄道亦十六度。觜觿,赤道二度,黄道三度。二宿俱当黄道斜虚,毕尚与赤道度同,觜觿总二度,黄道损加一度,盖其误也。今测毕十七度半,觜觿半度。又柳误距以第四星,今复用第三星(Samsung)。张大旨四星为硃鸟嗉,外二星为翼,北距以翼而不距以膺,故张增二度半,七星减二度半;今复以膺为距,则七星、张各得本度。

黄道,小寒与赤道交于奎五度太;小满交于轸十四度少;冬至节在斗十度,去赤 道南二十四度;白露在井十三度少,去赤道北二十四度。其赤道带天之中,以分列 宿之度。黄道斜运,以往天月之行。乃立八节、九限,校二道差数,著之历经。

立春7月底,日月合宿,氐十四度於辰,在卯为小火,於野宋分临安,於将为太冲。

  别的星:旧经,文昌二星在舆鬼,四星在东井。北斗枢在七星一度,璿在张二度,机在翼二度,权在翼八度,衡在轸八度,开阳在角七度,杓在亢四度。天关在黄道南四度,天尊、天椁在黄道北,天江、天高、狗国、外屏、云雨、虚梁在黄道外,天囷、土公吏在赤道外,上场在东井,中台在七星,建星在黄道北半度,天苑在昴、毕,王良先生在壁,外屏在觜觿,雷电在赤道外五度,霹雳在赤道外四度,八魁在营室,长垣、罗堰当黄道。今测,文昌四星在柳,一星在舆鬼,一星在东井。北斗枢在张十三度,璿在张十二度半,机在翼十三度,权在翼十七度太,衡在轸十度半,开阳在角四度少,杓在角十二度少。天关、天尊、天椁、天江、天高、狗国、外屏,皆当黄道。云雨在黄道内七度,虚梁在黄道内四度,天囷当赤道,土公吏在赤道内六度,上场在柳,中台在张,建星在黄道北四度半,天苑在胃、昴,王良先生四星在奎,一星在壁,外屏在毕,雷电在赤道内二度,霹雳四星在赤道内,一星在外,八魁五星在壁,四星在营室,长垣在黄道北五度,罗堰在黄道北。

盖天之说,许先潮认为天地中高而四颓,日月相掩瞒,感到昼夜。绕北极常见 者谓之上规,南极常隐者谓之下规,赤道横络者谓之中规。及一行考月行出入黄道, 为图三十六,究九道之增损,而盖天之状见矣。

长至节二月尾,日月合宿,箕二度於辰,在寅为析木,於野燕分临安,於将为功曹。

  黄道,大雪与赤道交于奎五度太;小满交于轸十四度少;冬至节在斗十度,去赤道南二十四度;大暑在井十三度少,去赤道北二十四度。其赤道带天之中,以分列宿之度。黄道斜运,以先天月之行。乃立八节、九限,校二道差数,著之历经。

削篾为度,径一分,其厚半之,长与图等,穴个中间,植针为枢,令可环运。 自中枢之外,均刻百四十七度。全度之末,旋为外规。规外太半度,再旋为重规。 以均赋周天度分。又距极枢九十一度少半,旋为赤道带天之纮。距极三十五度旋为 内规。

冬至节十四月首,日月合宿,斗二十一度於辰,在丑为星纪,於野吴越分唐山,於将为幸运。

  盖天之说,徐大升感到天地中高而四颓,日月相蒙蔽,感到昼夜。绕北极常见者谓之上规,南极常隐者谓之下规,赤道横络者谓之中规。及一行考月行出入黄道,为图三十六,究九道之增损,而盖天之状见矣。

乃步冬至节日躔六街三市,以正辰次之中,以立宿距。按浑仪所测,甘、石、巫咸众 星明者,都以篾,横考入宿距,纵考去极端,而后图之。其赤道外众星疏密之状, 与仰视小殊者,由浑仪去南极渐近,其度益狭;而盖图渐远,其度益广使然。若考 其去极入宿度数,移之于浑天则一也。又赤道内外,其广狭不均,若就二至出入赤 道二十四度,以规度之,则二分所交不得其正;自二分黄赤道交,以规度之,则二 至距极其数不得其正;当求赤道分、至中间,均刻为七十二限,据每黄道差数,以 篾衡量而识之,然后规为黄道,则周天咸得其正矣。又考黄道二分二至中间,均刻 为七十二候,定阴公历二交所在,依月去黄道度,率差一候,亦以篾衡量而识之, 然后规为月道,则周日咸得其正矣。

春分十10月初,日月合宿,虚五度於辰,在子为玄枵,於野齐分青州,於将为神后。

  削篾为度,径一分,其厚半之,长与图等,穴其主题,植针为枢,令可环运。自中枢之外,均刻百四十七度。全度之末,旋为外规。规外太半度,再旋为重规。以均赋星期天度分。又距极枢九十一度少半,旋为赤道带天之纮。距极三十五度旋为内规。

中晷之法。初,淳风造历,定二十四气中晷,与祖冲之短长颇异,然未知其孰 是。及一行作《大衍历》,诏节度使测天下之晷,求其土中,感到定数。其议曰:

假定芳岁立冬二十三日夜半月在营室八度,至後11日夜半行十三度少强,即至东壁五度,至後十日夜半行十三度少强,即至奎九度。顺行二十八宿,每一日夜行十三度少强,二十二十十三日一周天,其晦朔七日错过,他皆仿此。《玉门经》曰:倍月加日,从营室顺数,即知月宿所在,假令正阳三日,倍月成二加八分之四七,从营室顺数七宿至毕,他皆仿此。然东井三十三度,觜二度,恐将不定,故为通算以决之,而用五火之具。

  乃步长至节日躔无处,以正辰次之中,以立宿距。按浑仪所测,甘、石、巫咸众星明者,都以篾,横考入宿距,纵考去最棒,而后图之。其赤道外众星疏密之状,与仰视小殊者,由浑仪去南极渐近,其度益狭;而盖图渐远,其度益广使然。若考其去极入宿度数,移之于浑天则一也。又赤道内外,其广狭不均,若就二至出入赤道二十四度,以规度之,则二分所交不得其正;自二分黄赤道交,以规度之,则二至距非常数不得其正;当求赤道分、至中间,均刻为七十二限,据每黄道差数,以篾衡量而识之,然后规为黄道,则礼拜日咸得其正矣。又考黄道二分二至中间,均刻为七十二候,定阴公历二交所在,依月去黄道度,率差一候,亦以篾度量而识之,然后规为月道,则周六咸得其正矣。

《周礼·大司徒》:“以土圭之法测量土地深。日至之景,尺有五寸,谓之地中。” 郑氏感觉“日景于地,千里而差一寸。尺有五寸者,南戴日下万4000里,地与星辰 四游升降于20000里内,是以半之,得地中,今颍川阳城是也”。宋元嘉中,南征林 邑,八月立表望之,日在表北,幽州影在表南三寸,林邑九寸一分。咸阳去洛,水 陆之路七千里,盖山川回折使之然,以表考其弦当5000乎。开元十二年,测明州, 夏至,在表南三寸捌分,与元嘉所测略同。使者大相元太言:“郑城望极,才高二十余度。6月海中望大角星下列星粲然,明大者甚众,古所未识,乃浑天家感觉常 没地中者也。大率去南极二十度已上之星则见。”又铁勒、回纥在薛延陀之北,去 京师6000九百里,其北又有骨利干,居澣海之北,北距大洋,昼长而夜短,既夜, 天如曛不暝,夕胹羊髀才熟而曙,盖近日出没之所。太傅监西宫说择河赤峰地,设 水准则墨植表而以引度之,自滑台始白马,立春之晷,尺五寸九分。又南百九十八 里百七十九步,得浚仪岳台,晷尺五寸陆分。又南百六十七里二百八十一步,得扶 沟,晷尺四寸六分。又南百六十里百一十步,至上蔡武津,晷尺三寸伍分半。大率 五百二十六里二百七十步,晷差二寸余。而旧说王畿千里,影差一寸,妄矣。

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-冠亚体育官方入口『HOME』发布于文学天地,转载请注明出处:共九十八度,长与旋环径齐

关键词:

有栝梯长一丈二尺,舷上海重机厂列女墙、棹篙

经曰:善守者,藏於九地之下;善攻者,动於九天上述。人所不见谓之九地,见所不如谓之九天。是故,墨子萦带为...

详细>>

将军亚夫持兵揖曰,春秋时列国因兵败被杀或自

一无故惊军者,斩;呼[口斗]奔走妄言烟尘者同。 又曰:哥舒翰好读《左氏春秋》及《汉书》,疏财重气,士多归之...

详细>>

重列战格,一曰火道

经曰:以水佐攻者,强。水因地而成势,为源高於城,本大於末,能够遏而止,能够决而流,故晋水能够灌安邑,汾...

详细>>

当营跳荡、奇兵、马军、并战锋、驻队,在营亦

经曰:军无辎重,则举动皆阙。士卒以军中为家,至於锥刀,不可有缺。 经曰: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器之於事...

详细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