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颉利左渠故地置定襄都督府,东南绥州四百里

日期:2019-09-30编辑作者:文学天地

经曰:关塞者,地之要害也。设险守固,所以乖蛮隔夷,内诸夏而外夷狄,尊衣冠礼乐之国,卑毡裘毳服之长,是以荒要侯甸从此别矣。

西蕃地里

北蕃地理

关内道自京西出塞门镇,经朔方节度,去西京一千三百五十里,去东京二千里,关五原塞表,匈奴之故地,以浑邪部落为皋兰都督府,斛律部落为高关州,浑卜焦部落为浚稽州,鲁丽塞下置六胡州,党项十四拓拔舍利仆固野刹桑乾节子等,部落牧其原野。

夏州,汉朔方郡,后魏置夏州,深在沙汉之地。唐开元中,为朔方军大总管兼安北都护。唐末,拓拔思恭镇是州,讨黄巢有功,赐姓李氏,世有银夏绥宥静五州之地。五代李仁福彝超继领节钺,号定难军。宋太平兴国中,李继捧来朝,愿纳土疆,得州四,酋豪二百七十人,部族五万帐,复为王土。其弟继迁时十七岁,不乐内徙,啸聚亡命,侵扰边界,淳化中诏废毁旧城,其州兵徙相州置营,仍曰夏州;迁居民于绥银州,分官地给之。咸平末,继迁死。景德中,子德明款塞内附,得假本道节制。德明死,子元景康定初复叛,遂封夏国王绥怀之,尽有夏、银、绥、宥、灵、会、盐、兰、胜、凉、甘、肃十二州之地。东银州三百馀里,西盐州三百里,南盐州三百八十里,北蕃界,东南绥州四百里,西南庆州五百九十里,西北丰州九百里,东北胜州九百里。

契丹,其先与奚异种同类,俱为慕容氏所破,窜于松漠之地,后居黄龙之北辽泽间。辽泽去榆关一千一百里,榆关去幽州七百里,其地南接海,东际辽河,西包泠陉,北界松陉,山川东西三千里。唐置契丹王兼松漠府都督。光启中,中原多故,北边无备,其王钦德稍蚕食,达靼、奚、室韦之属咸被驱役,族帐寝盛。

黄河北道安北旧去西京五千二百里,西京六千六百里。今移在永清去西京二千七百里,东京三千四百里,关大漠以北回纥部落为瀚海都督府,多览部落为燕然都督府,思结部落为卢山都督府,同罗拔拽古部落为幽陵都督府,同罗部落为龟林都督府,匐利羽为稽田州,奚结部落为鸡鹿州,道历阴山、羊那山、龙门山、牛头山、铁勒山、北庭山、真檀山、木刺山、诺真山,涉黑沙道入十姓部故居地。

镇寨六:

天末,遂《冗辱》号。钦德政衰,别部酋长阿保机强大,乃攻渤海扶馀城下之,徙其人而尽有其他,又陷中国平、营二州。石晋有国,割幽蓟瀛莫涿檀顺新妫儒武云应寰朔蔚十六州赂之。周世宗复收瀛、莫,宋陷易州,后契丹尽有奚、达靼、室韦、渤海扶馀及中国十八州之地。其振武丰州,旧在胡中,而中国置吏领之,寻亦陷。其国东南界新罗熟女真,东际生女真,东北控黑水,西抵夏国,西南距河东岢岚、火山、宁化军、代忻并州,南滨真定州西山界,泊保雄氵食州东南泛海至京东登、莱州。

河东道自京西东出蒲律关,经太原,抵河东节度,去西京二千七十五里,去东京一千六百四十五里。关榆林塞北,以颉利左渠故地置定襄都督府,管等六州。以右渠地置云中都督府,管阿史那等五州。道历三川口,入三山母谷,道通室韦大落泊,东入奚,西入默啜故地。

洪门镇,本夏州地,唐宁节度张献甫筑洪门镇城,置兵以防蕃寇。宋雍熙中废夏州,其地后伪号为洪州。

燕京州军十二中原旧地,幽州,古冀北之地,舜置幽州,东有朝鲜辽东,北有楼烦白檀,西有云中九原,南有滹沱易州。唐置范阳节度,临制奚、契丹,理幽州。自石晋割赂戎主,建为南京,又改燕京,东至符家口三百九十里,正东微北至松亭关四百五十里,西至牛山口百里,正西微北至居庸关一百二十里,东北至中京,出北门,过古长城,至望京,四十里。又过温馀河大夏坡五十里至顺州。东北过白屿河七十里至檀州,自此渐入山,五十里至金沟淀。入山诘曲,无复里堠。过朝鲜河九十里,至古北河口,两旁峻崖,有路,仅容车轨。八十里至新馆,过雕窠岭四十里至卧如来馆,又七十里至柳馆,过松亭岭七十里至丁造部落。又东南行五十里至牛山馆,八十里至鹿儿峡馆,又九十里至铁浆馆。自北堑山七十里至富谷馆,又八十里至通天馆,又二十里至中京。南至雄州,出南门渡卢孤河六十里至良乡县,又过刘李河、范水、涿水至涿州六十里,又七十里至新城县,又四十里至白沟河,渡河至雄州。

陇右道自西京出大镇关,经陇西节度,去西京一千四百里,去东京一千二百七十五里。南出关党项杂置据业鳞可等四十州,分隶缘边等诸州,西距吐番,去西京一万二千里,北去凤林关,度黄河西南,入郁标、柳谷、彰豪、清海、大非海、鸟海、小非海、星海、泊悦海、万海、曰海、鱼海,入吐番。

石堡镇,本延州西边镇寨也,至道中陷于虏,今伪号为龙州。

关口幽川,四面平川,无险阻可恃,惟古北口以来据其要害,可设兵屯置堡寨。

河西道自京西西北出萧关、金城关,自河西节度,去西京二千一十里,去东京二千八百十一里,北海、抵日亭海、弥娥山、独洛河道,入九姓十箭三屈故居地。

贺兰山,东至怀远镇六十里,《泾阳图经》曰:贺兰山在邑西九十三里。

唐范阳节度之地,古北口、松亭关、野孤门等路并立保障,至今古垒基堞尚存。

北庭道自北京西出,经河西节度,出玉门关,涉河关菖蒲海,东出高昌,故地置西州,以突厥处密部落为瑶池都督府,以杂种故胡地部落为庭州、为北庭都护,去西京一千七百五十六里,去东京六千八百七十六里,北抵播塞厥海、长海、关海、曲地,以突结骨部落置坚昆都督府,管拘勃都督府,为烛龙州,北抵瀚海,去西京二万余里。

天都山,按关右、陇西图记并无此山,今虏中曰为天都山,在镇戎军西北百五十里,土地宽平,西南有路入渭州,山外德顺军四寨界。

有入番之路十数。

安西道自西京出涉交河,出铁门关,至安西节度,去西京八千五十里,去东京八千八百五十里,路入疏勒、鄢耆、碎叶、于阗、黑海、雪海、大宛、月支、康居、大夏、奄蔡、黎轩、条支、乌孙等国。剑南道自东京西南出大散关,经甘亭关、百牢关,越剑门关、松岭关,至剑南节度,去西京二千三百七十里,去东京三千二四十六里,出蚕涯关,过筰道杂羌六十四州,分列山谷路,入吐蕃,南出邛僰,开通越巂,度泸河、云南关,西南徼外杂蛮置冉蒙弄览六十州路,入甘河、夜郎、滇池、身毒、五天竺国,去西京三万五千里。

瓦川会,东至镇戎军易藏山界,西入兰州界,皆山路。南至明堂川,北至会州界,皆川谷路。

大林口,幽州正南,东至盐泊,北至滦州石城县,西北至苻家口山路。

范阳道自西京出潼关,至范阳节度,去西京二千五百二十里,去东京一千六百八十六里,北去居庸关、卢龙塞、关外东胡故地,以契丹蕃长置山察都督府,回纥五部落分为五州,以白霫部落为居延州,黑霫部落为寘颜州,北至乌罗浑,去西京一万五千里。

天麻川,东北至捺龙谷路,入静边寨。西至马衔山,南至龛谷路,北至瓦川会,皆川路。

待家口,幽州正东三百四十里,正东至滦河,即滦州,北至平州山。口之西属幽州,东属平州。

平卢道自西京经范阳节度东,至榆林关,至平卢节度,去西京二千七百里,去东京三千里,抵安东,渡辽水路,接奚、契丹、室韦、勃海、靺鞨、高丽、黑水。

银州银川郡,汉属西河郡,为┯阴县地,以其在┯水之阴也。五代以来,为夏州属郡。夏州废毁,迁居民延石州,今陷于虏。东石州界一百六十里,西夏州界二百里,南绥州界百陆十里,北麟州界三百里。

松亭关,关东北五里至滦河关城,自幽州东趋营平路,甚平坦,自古匈奴犯边,多由此路。幽州东北四百八十里,北趋泽州路,至中京四百五十里,西至平川蓟州,有柜安、燕氐二山口,通车马。

岭南道自西京南出蓝田关,涉汉江,越大瘐岭,经南海节度,去西京五千六百里,去东京四千二百七十里,路入铜柱、林邑、九真、日南、高真腊、铜勒、交趾等国。

绥州上郡,秦所置,西魏为绥川。西汉六郡良家子,东汉十二郡骑士,其一绥州。唐属朔方节度,城在延州东北无定河川。宋李继迁叛,河右ㄈ扰,以高文丕知州事,继迁攻击不已,因徙,文丕洎居民于石州,废毁其城。咸平初,言事者请城绥州,屯兵积谷以遏党项。言利害者相半。遣工部侍郎钱若水驰往规度,既而若水上言:绥州顷为内地,民赋登集,尚须旁郡转饷。自赐赵保忠以来,人户凋残。今若城之,须广屯戍兵倍于往日,刍粮之给全仰河东,地隔黄河小大铁碣二山,城下有无定河,缓急用兵,输运艰阻。即罢其役。德明既款附,上言乞割绥州土界隶当道,诏以誓表令边臣详定附之。其地东至石州一百三十里,一说自石州孟门渡河一百五里,至绥州西夏州四百里,南延州三百五十里,北银州一百六十里。

古北口,幽州正东二百七十里,在今密云县东北一百二十里,两旁陡峻,中路仅容一车,下有涧,巨石磊鬼,凡四十五里。本范阳防扼奚契丹之所,最为隘束。

河南道自西京出潼关,经东莱节度,去西京二千七百六十里,去东京一千八百五十三里。东涉沧海距熊律都督府、北济国,又东抵鸡林都督府、新罗国,又东南经利磨国,属罗涉海,达倭国一名日本,其海行不计里数。

河二:

得胜口,山口在幽州正北,山口盘道数层,俗名思乡岭。南至檀州,北至北安州。

古典文学原文赏析,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,转载请注明出处

浦洛河,东南五十里至清远军。

宋王口,幽州北一百二十里,居宋王山,口之地属山后。

无定河宥州宁朔郡,即汉三封县之地。自河曲灵夏有蕃戎部落,后周武帝乃立胡州以统之。唐天宝中,改宁朔郡,后寄理於经略军。以地形居中,可总统蕃部,北以应接天德,南为夏州之援,元和十九年复置宥州於长泽县,隶夏绥银节度,刺史兼管策军。宋李继捧纳国,复为王土。自夏州废毁,因陷于贼。东夏州界六十里,西盐州界二百里,南保安军界约百里,北夏州界约百五十里。

曹王口,幽州微北一百二十里,居曹王山之北,属山后。

灵州灵武郡,即唐之回乐峰也,自后魏置灵州,初在河北,大统六年筑城,即今城是也。唐开元中,边境置节度,以饣登四夷,以州为四方节度理所,管兵六万四千七百人,捍御北狄,统经略安丰、定远、西受降城、安北都护、振武等七军,内经略军治在城内。肃宗即位,升都督府。宋初,杨琼为部署,导黄河,溉民田数千顷,户口四千馀,课利四十五万贯。咸平中陷于贼。河外旧有五镇,今夏国伪升为州。按唐史元载献议以灵武五城为之形势;开元中,朔方节度张说往巡五城处置兵马,即此地。东盐州三百里,西凉州九百里,南原州五百六十里,东北丰州九百里。

居庸关,幽州西北一百二十里,在今顺天府北,两山夹峙,一水旁流,关跨南北四十里,悬崖峭壁,最为要险,一路西至妫州,一路北至儒州。

镇寨九:

牛山口,在幽州西。

保静镇,本河外镇,咸平中陷,今为伪静州,本镇旧管番部六族。

紫荆岭口,幽州西南二百里,岭口之南属易州,北即山后蔚州界。

临河镇,镇城,旧管蕃部二族,置巡检使,以酋长为之。

幽州四面州军涿州,古涿鹿之野,轩辕皇帝战蚩尤之地。汉高祖置涿郡,隋炀帝伐辽,开永济渠二千里,泛龙舟,通涿郡,是也。新城即古督尤亭之地。州之北有涿水、范水、刘李河入幽州界,南至莫州一百六十里,东北至水一百二十里。

怀远镇,本河外县城,西至贺兰山六十里,咸平中陷,今为伪兴州。旧有盐池三,管蕃部七族,置巡检使七员,以本族首长为之。有水田果园,本黑连勃勃果园。置堰,分河水溉田,号为塞北江南,即此地也。

关一:

定远镇,唐制:朔方节度下定远一军七千人,在此城南,至怀远镇一百里,西贺兰山六十里,西南至州二百里。宋至道中建为威远军,咸平中陷,今为伪定州。其城则唐光天中,朔方总管郭元振以西域援阔,丰安势孤,中间千里无城郭烽堠,故置此城,募官健五千五百人镇守,为行军计集之所。后信安郡王玮又筑羊马城,幅员四十里,管蕃部四族,以酋长为巡检使。

祁沟关,东北至涿州四十里,西北至易州六十里。

灵武镇,河外镇也。南渡黄河,至灵州五十里,东至保静镇四十里,西至贺兰山六十里,北至怀远镇七十里,咸平中陷,今为伪顺州。以上五镇,自咸平以前,以灵州都监兼五原镇都巡检使主之。

蓟州渔阳郡,隋置总管府,唐开元中分渔阳玉田县置州。东至平州三百里,西至幽州二百一十里,南至海口百八十里,北至废长城塞二百二十里,东南至平州一百八十里,东北至卢龙戍一百里,西北至檀州二百七十里。

丰安军,唐屯田二十万以上,并河外六镇也。天宝末,魏少游为六城水运使,杜鸿渐为朔方留后度支使副,率兵白草镇,迎谒肃宗,言:朔方,天下劲兵;灵州,用武之地。上仓储库物之数。

檀州,治密云县,汉李广弭节白檀是也。隋置州,为燕之边陲障塞。唐置威武军。东至蓟州二百一十里,西至幽州界,北长城四十五里,南至幽州五十五里,东北至长城障塞百里,西北至妫州二百五十里。

艾山旧渠,后魏刁雍为薄骨律镇将,上表请开富平西三十里艾山旧渠,南北二十六里,州西四十五里,凿以通河。自禹旧迹两岸作溉田大渠,广十步,以河水溉公私田四万顷。人获其利。回乐烽,置县在州城,开元初置东皋兰州,皆九姓突厥部落。

顺州,治怀柔县,唐开元中置。东至蓟州百三十里,南至幽州九十里,东北至檀州八十里。

温池,唐神龙年置县,县侧有盐池。唐洎五代,节度使兼领温池榷盐事。开元初,置燕然、烛龙二州,寄治温池界,并九姓突厥部落。

平塞军,在涿州西南,北至易州四十里,南至广信军四十里。

盐州五原郡,唐都督府,正元中城为部蕃所毁,塞外无保障,犬戎入寇,复加版筑。既城之后,边患息焉,迄德宗朝,虏不敢犯塞。今陷。东绥州六百里,西会州八百里,南庆州二百五十里,北宥州一百四十里,东南延州五百三十里,东北夏州三百里,西南原州七百里,西北灵州三百里。其地有白池,南北九十里,旧蕃戎之地。隋以其地有盐池,置城以护之。唐曰白池县,又名井城葭芦泽。正元中,度支使兼灵盐等州池井榷盐使。宋景德中,赵德明乞入青盐交易,不允。

易州,汉涿郡固安县地,隋为上谷郡,唐武德中平窦建德,改为易州。石晋割赂北虏,寻为定武军节度孙行友袭取之,雍熙中再陷。有驳牛山、五回岭、易水、徐水,东牛栏二寨,南至莫州百八十里,广信军七十里;东北至幽州三百一十里;西北至紫荆岭一百里,趋飞狐口,至蔚州三百八十里;西南至定州百四十七里。

清远军,东南七十里至环州美泥寨,西北五十里至浦洛河,又七十里至圣泉,七十里至定边镇,又六十里至灵州,西甜水堡五里,南至木波镇。四十里。本席鸡城地,宋太宗以灵武道路艰阻,欲城古威州以通漕挽,转运使郑文宝固请筑此城,以清远军为名。深在瀚海不毛之地,素无井泉,陕西之民甚苦其役。咸平中,都盐段义逾城叛,寻陷于贼。

滦州,治义丰县。唐末,刘守光据州叛。暴虐尤甚,营平之地於中国南为海隔,其民不得已归於北虏。会石晋割赂燕蓟易,定师三都,尽驱其民入契丹,因以乌滦河为名以居之,县邑犹不改望都、安喜之名,东北滦河(按贾耽所说,自蓟州西北一百二十里至盐城守地,又西北渡滦河至卢龙镇),西至石城九十里,南至海二百一十里,北至平州四十里。

胜州榆林郡,战国为云中地,隋置州,为下都督府。炀帝发丁男百万筑长块,东至紫河,西距榆林,车驾因幸榆林,突厥启民可汗来朝,即此地。唐正观中,平梁师都时,柴绍以破灭匈奴,夺得河南之地,因置,以决胜为名。今废。东北东受降城二百里,东朔州四百二十里,南麟州四百里。

辽州,古辽西北之地,临渝关在州东北五里。先是平渤海,迁其民置州以居之,仍名其邑曰迁民。东至来州七十里,西至闰州四十里,南至海州三十里,北至利州四百五十里。

河镇二:

润州,卢龙塞,东北接辽东泽,唐光启中,契丹有营平之地,因渤海之叛,既讨平,迁其部落,置州以居之,取润水为名。东至辽州四十里,西至渝关四十里,南至海三十里,北至中京五百五十里。

紫河,隋筑长城,起于紫河,即此地。今为之紫河汊,地产良马。

平川卢龙郡,汉属辽西郡,《三国志》曹公北伐乌丸,田畴从卢龙道引军,堑山堙谷五百里,登白狼山,即此路。隋置北平郡,有长城、临渝宫、碣石,有玄水、卢水、沮水、润水、龙鲜水、滦河,又有黄洛水,今有羊洛城。西至冀州三百里,南至海二百里,北至上谷口八十里,东北至渝关守捉百九十里,西北至卢龙塞二百里。

唐龙镇,在胜州之境,地居险峻,东至黄河二十里,河之东曰东躔,河之西曰西躔,骑兵所不能及。蕃族来义者尝持两端,事契丹及夏国。宋真宗朝,与叔不协,趋契丹破之,来依府州。义非大族,乃悯其穷而款塞优容之,赐锦袍银带,子孙官。景佑中为夏国所并。

北安州,后魏置安州,筑城在幽州之北,正当松漠之地。契丹建为北安州,墨斗岭、牛山、会仙石、栾河、柳河皆在其境。东北至中京二百五十里,西南至古北口二百八十里,南至幽州二百五十里,西北至柳河五十里。 招延州,置州,以渤海部落居之。东至小凌河,西南至幽州四百五十里,南至润州界,北至泽州。 以上并幽州四面州军。

凉州武威郡,唐为河西节度使,以断羌胡,统赤水、大斗、建康、宁寇、王门、墨离、豆卢、新全等八军,内四军凉州界。地势西北斜出在南山之间,南隔西羌,西通西域,汉时号为断匈奴右臂。西晋末,张丸据之,为一会府,号前凉。后吕光有其地,号后凉。唐建方镇,开元末,宰相兼领节钺以镇之;天宝末陷于西戎。宣宗恢复河湟,命土豪领之,自置牧守。或请命于中朝,五代汉高祖命申师厚为之帅。迄今州郭外数十里,尚有汉民陷没者耕作,馀皆吐蕃。宋开宝中复来请帅,以殿直丁惟清领州事(时惟清市马于凉州,而西境大丰稔,因为所留,就而命也)。咸平初。潘罗支来贡,命为六国大首领。李继迁来寇凉州,战于城下,退至三十井死。罗支封武威郡王,天圣初土贡不绝。东会州六百里,西甘州五百里,西北三百里先至甘州删丹,又二百里至州南浩河,二百六十里东南兰州,五百四十里东北会州鸟兰县界。

西京州军十一云州云中郡,平城、白登山、单于台并在其境。唐置大同军,雍熙中,王师北伐,潘美、杨业并出云应路,连拔云应寰朔四州,师次桑乾河,会曹彬班师,遂不克守,迁四州民于内地。今契丹伪号西京。东取妫州路至幽州七百里,正西微北至单于都护府三百里,西南至代州界一百五十里,北至长城蕃界三百里,西南至并州七百里,西北至黑山七百里,东北至阳河曲蕃一百四十里。

赤水军,唐武德中置,在凉州城内,军之最大者,幅员五千里,赤坞有赤泉,因以名焉。

云州四面诸州妫州妫州郡,唐初置北燕州,贞观中改妫州,取城中妫水为名,涿鹿山、磨笄山、版泉在焉。石晋割赂契丹,周世宗时,戎主避归周之名,改为可汗州。东北至儒州二百里,西南至蔚州二百九十里,东南至幽州二百里,西南至代州四百二十里,东北至美女关百里。北至张说筑长城九十里。

大斗军,在州西二百里,又百八十里即张掖郡古安西城也。唐开元中,以赤水军守捉使改大斗军,以西接张掖,东连武威州,故曰大斗。其镇曰雪山,雪山在军南五十里。

御夷镇,后魏筑长城,今契丹改为望云县。按《皇华四达记》:妫州北一百四十里至广边镇,一名白城,又东北五十里至赤城,又北七十里至镇城。陉山在镇城。西北即奚契丹避暑之处,今曰炭山。

建康军,在州西西二百里,即甘肃二州中路,在祈连山下。唐证坚中,王孝杰开四镇置军,张守常为军使。

蔚州安边郡,有胡卢河,即《周礼》并州沤夷川也。汉塞飞孤之口,言其隘也。有松子口,即古之松陉岭也。宋田重进将兵北征,牙将李存璋与契丹酋帅率夷民空壁来降,重进无一兵一矢之损,会幽陵不守,弃之。东至易州三百二十里,西至朔州三百八十里,西至代州四百六十里(贾耽曰:西行二百九十里至灵丘县,又二百里至代州),南至真定府五百里,北至天城军百八十里,东南至幽州五百里,西南至乱柳关九十里。

宁寇军,后周保定中置,号同城戍,在州东北千馀里。唐旧号同城守捉,天宝中置军,隶张掖守捉使。

朔州,汉马邑城,唐初置州。西北四百二十里即单于台,东北四十里至白登山,桑乾河、参合陂并在其境。宋雍熙中,王师北伐围城,节度副使赵希贤以城降,会曹彬班师,寻弃之。东至蔚州四百里,西至黄河,南至南界草城川口四十里,川口至岢岚军三十里,北至应州二百里,东南至火山军界六十里,西南至神武县,自县至南界宁化军二十五里,西北至雪山百六十里,与岢岚军分界。

山一:

新州,治永兴县,后唐同光中升为威塞军节度,以妫儒武三州隶之,契丹改为奉圣州。东即桑乾河源所出,东至妫川九十里,东南至幽州三百里,西南至蔚州百里,南至云州四百里。

焉支山,汉霍去病将万骑出陇西,涉狐境水,过焉支山千馀里,执浑邪王收休屠祭天金人,即此地也。山在河西郡界,东西百馀里,南北二十里,有松柏古木。其水甘草美,宜蓄牧。一说焉支山在删丹故县,东西百馀里,南北二十里。

儒州,治缙山县,唐隶河北道,不知创州之由。东至望云县九十里,东南至幽州二百五十里,西至新州百二十里,西南至云州九十里,西北至九十九泉。

甘州张掖郡,地里风俗记曰:汉结乌孙,绝隔诸羌,裂寇贼右臂,自张其掖。

武州,治文德县,旧曰毅州,长兴中改为武州,地有武川。石晋割赂胡中,改为归化州。南至新州七十里。

后魏为甘州,以地有甘峻山为名,号外国古地。《禹贡》曰:导弱水至于合黎,馀波入于流沙。即此地。今黎水并在郡界,居延海、祈连山、遮贼障在焉。遮虏障,路博德所筑。隋大业,车驾巡河右,置桥梁於浩河,以幸张掖。唐天宝之乱,遂陷回鹘。后尚公主,迄宋景以来,犹陈甥舅礼,酋长称可汗,王妻称公主,朝廷岁颁正朔。东凉州五百里,西肃州四百二十里,南雪山,北张掖河三百里。

应州,泊金城县,后唐天成中建为彰国军节度,以寰州隶焉。宋雍熙中,潘美乘云朔之捷,兵至城下,节度副使艾正以城降。东至云州二百里,西至黄河,南至朔州二百里,北至混源县八十里。

山一:

寰州,治寰清县。宋雍熙中,大将潘美北伐,出雁门西陉路,与虏遇,力战至城下,州将赵彦辛以城降,会幽陵不守,弃之。

祈连山,在张掖、酒泉二界之上,东西二百馀里,南北百馀里。山中冬温夏凉,美水草畜牧。古寇贼尝失二山,乃歌曰:亡我祁连山,使我六畜不蕃息。亡我焉支山,使我妇女无颜色。隋自西平鄯州,临羌城以西,且末以东,祁连山以南,雪山以北,东西四十里,南北二十里,皆为隋土,置郡县镇戎,发天下轻罪徙居之。山下有霍将军神祠。

振武军单于府,阴山之阳,黄河之北,汉遣因捍将军公孙敖筑塞外受降城,唐为振武节度,治东受降城,善阳岭、燕然山、李陵台、窦宪铭在焉。东南至幽州一千二百里,南至朔州三百五十里,北至黑沙碛石口七百里。

肃州酒泉郡,汉元狩中昆邪王以其众来降,以其地为武威、酒泉二郡,而酒泉郡以隔绝故,与羌通路;又西通月支、大夏故,以公主妻乌孙王,以分外国西方之援。后为凉武昭所据。隋置肃州,玉门在其西,去长安二千八百里,东至甘州四百二十里,西至玉门关七十里,又四百一十里瓜州,南蕃界,北回鹘界。

安北都护府,唐朔方军,与突厥以河为界。北岸有拂云祠,突厥将入寇,先诣祠祭酹,牧马料兵而后渡河。张仁愿乘虚取之,河北筑城三所,以拂云祠为中受降城,与东西两城相应,皆据津济。开元中,丰胜二州界置都护府。东南至东受降城二百里,西南至西受降城百八十里,北至阴山八千里,西北至碛石口三百里。

玉门军,本废玉门县,唐开元中置,隶河西节度,在州西二百里。

故丰州九原郡,隋开皇中置丰州。又云:唐贞观中,平突厥置州。天宝中,於木刺山置横塞军,寻改为天德军,郭子仪为之使,仍兼九原太守,以归附之众置都护府,惟领蕃兵。西受降城在州北河外九十里。

瓜州军晋昌县,古西戎地,汉武帝开之为墩煌郡,隋置瓜州。前秦符坚徙江汉之人于墩煌,中州人有田畴不辟者,亦徙千户。凉武昭王以南人置会稽郡,中州人置广夏郡。西方之俗高尚武力,唐之骁将郭知运、王君,俱郡人也。今城即开元中刺史张守所筑。东至肃州五百二十里,西至沙州二百八十里,南至新昌镇,北豹门守捉,西北至伊州界五百里。

戎狄旧地中京,旧鲜卑之地,在饶乐府西南,本奚王国牙帐之地。奚部落南距古北口,北距汉水,东即营州千馀里,皆其境土,后为契丹所并。景德中,虏王筑宫室城垣,建为中京,伪号大定府。东至营州界青山岭一百七十里,西即山后儒州界,东南至建州二百三十里,南至幽州九百里(一路由松亭关,一路古北口),北至上京六百九十里,正北八十里至临都馆,又四十里至宫室馆,又七十里至松山馆,又七十里至崇信馆,又九十里至广宁馆,又五十里至姚寨馆,又五十里至咸宁馆,又三十里渡汉石桥,旁有饶乐州,盖唐常於契丹置饶乐府,又五十里至保和馆,又七十里渡黑水河至宣化馆,又五十里至长秦馆,西二十里即祖州,又四十里至上京,东微北至木叶山五百一十里。

墨离军,本月支国旧地,唐武德初置瓜州,因置军焉,隶河西节度。城在瓜州西北千里,张守尝为军使,修筑此城。河西陇右节度王忠嗣伐吐浑於墨离川,虏其全军而归,即此地。

中京四面诸州泽州,松亭关北,辽泽之地。东至利州百里,北至中京百里,西至北安州二百里,南至平州二百五十里,西南至松亭关二百里。

沙州,汉墩煌郡地,居流沙东北,以其沙风吹流行,谓之流沙,在郡西八十里。唐天宝后,陷於西戎。大中后,刺史张义潮以州归顺,特建归义军节度,以义潮为帅。宋太平兴国中,义潮孙延禄承袭,累封谯国王,后每修贡。东至瓜州二百八十里,西南口烽,北至咸泉戍三百二十里,东北至伊州界三百八十里,即大碛之外地。

渝州,隋临渝宫之地,北控营平,历代置关戍守,今陷胡中置州,东至北海州,西北至中京百七十里,西至招延州四十里。黔州,虏王耶律德光初置,东北至望海峰五十里,东至显州五十里,东南至梁家务六十里,北至闾山县六十里。

本文由冠亚体育官网网址-冠亚体育官方入口『HOME』发布于文学天地,转载请注明出处:以颉利左渠故地置定襄都督府,东南绥州四百里

关键词:

有栝梯长一丈二尺,舷上海重机厂列女墙、棹篙

经曰:善守者,藏於九地之下;善攻者,动於九天上述。人所不见谓之九地,见所不如谓之九天。是故,墨子萦带为...

详细>>

将军亚夫持兵揖曰,春秋时列国因兵败被杀或自

一无故惊军者,斩;呼[口斗]奔走妄言烟尘者同。 又曰:哥舒翰好读《左氏春秋》及《汉书》,疏财重气,士多归之...

详细>>

重列战格,一曰火道

经曰:以水佐攻者,强。水因地而成势,为源高於城,本大於末,能够遏而止,能够决而流,故晋水能够灌安邑,汾...

详细>>

当营跳荡、奇兵、马军、并战锋、驻队,在营亦

经曰:军无辎重,则举动皆阙。士卒以军中为家,至於锥刀,不可有缺。 经曰: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器之於事...

详细>>